菏泽牡丹:从菏泽“开花”到世界“飘香”

  经过一代代菏泽牡丹专家和花农的艰苦努力,我市牡丹出口额稳步增加。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牡丹生产、繁育、出口基地,近年来,我市每年外销牡丹达到二三百万株。但市场繁荣的背后,也存在着种植结构不合理、花农选择种植品种时的“盲目性”和“跟风性”等“隐忧”。
  国际交流的使者牡丹产业繁荣与“隐忧”并存菏泽牡丹漂洋过海出国门
   日本、韩国、美国、俄罗斯……农历八月正值菏泽牡丹种苗销售旺季,连日来,一批批牡丹漂洋过海畅销海外。
   “出口到国外的牡丹质量要求较高、检验检疫程序严格,需要无活虫、无虫卵、无土。”10月15日,菏泽牡丹商会会长吴勇华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说。
   眼下正值牡丹起苗季节,作为世界最大的牡丹种植基地,菏泽牡丹种苗进入一年中的出口旺季。据了解,菏泽外销牡丹市场以亚、欧、美地区的国家为主,包括日本、韩国、俄罗斯、乌克兰、荷兰等国家。吴勇华介绍,今年出口的牡丹价格与往年持平,两年左右的牡丹出口价格在5美元/株左右。由于标准高、要求严,出口到国外的牡丹利润通常要比内销高一些。
   一株牡丹从挖出农田、走向市场的那一刻起,便具有了商品属性。作为一种商品,牡丹的归宿无外乎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牡丹生产、繁育、出口基地,近年来我市每年外销牡丹达到二三百万株,高峰时期达到400多万株。
   据了解,我市有确切牡丹出口的历史可以上溯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1963年,原菏泽县赵楼公社赵楼大队特产队向朝鲜出口牡丹2000株、向苏联出口3000株,品种包括赵粉、葛巾紫、胡红、紫二乔、蓝田玉等数十个品种。经过一代代菏泽牡丹专家和花农的艰苦努力,我市牡丹出口额逐年增加。目前,菏泽牡丹出口量占中国总出口量的80%以上份额,而中国又占世界牡丹出口市场70%以上的份额。牡丹出口对菏泽整个牡丹产业的发展具有巨大的拉动作用。
   牡丹是吉祥、富贵、和平、友谊的象征,为不少国家人民所喜爱。20世纪六七十年代出口到苏联、朝鲜、阿尔巴尼亚等国家的牡丹,便充当了友谊使者的角色。改革开放以来,日本、泰国、美国、法国、荷兰、德国等国家纷纷引种菏泽牡丹、建立牡丹园。
   作为国内知名牡丹专家,赵孝庆说起我市牡丹产业参与国际交流的历史,如数家珍。
   1980年,日本知名牡丹种植和经营专家安部功来菏泽访问,并就牡丹品种交流与我市牡丹产业领域的人士进行专题座谈,最后双方达成3年交流计划。第一年,菏泽以赵粉、紫二乔等6个品种、每种5株,交换日本太阳、花王、初乌及法国金鸱、金晃、金帝、金阁等7个品种、每种5株。第二批交换的品种达上百种,后全部栽种到老城墙东南角小游园内。第三批交换的品种全部栽种在北城墙附近。
   赵孝庆、安部功等人的友好交往,使双方国民不出国门便可欣赏到对方的精品牡丹,牡丹也成了中日友好的象征。1983年,日本牡丹协会会长乔田亮二专程访问菏泽,他特别喜欢赵粉这个牡丹品种。每次见到赵粉,他都会蹲下来,捧起牡丹花,仔细欣赏,恋恋不舍。赵孝庆和乔田亮二代表双方在原赵楼牡丹园共同栽种了一棵龙柏树。
   1989年,受日本岛根县邀请,我市牡丹专家赵孝知作为技术顾问随中国牡丹考察团访问日本,并就牡丹生产、科研、销售进行考察。当时,中方为岛根县八束町建立一处牡丹园,由菏泽提供70个品种。
   1993年初,山东省外办援助泰国王室扶贫项目,赠送200株牡丹,帮助“金三角”附近居民放弃种植罂粟试种牡丹。我市牡丹专家赵建修随行指导种植。泰国王室、政府非常重视此事,活动中泰国批沙迪亲王亲自陪同,泰方还举行了隆重的牡丹交接仪式,泰国王后亲自出席仪式。牡丹实验田选在泰国海拔最高、气温最低的山上,200株牡丹栽种在一个大棚内。赵建修利用70个日夜,手把手指导当地技术人员学习牡丹栽培技术。牡丹成功开放,泰国王室和当地农民都非常满意。后来,批沙迪亲王亲自到菏泽致谢并参观曹州牡丹园。
   多年过去,赵孝庆依然清晰地记得参加1992年法国波尔多国际花卉博览会的情景。
   那届展会由原赵楼牡丹园承办、赵孝庆负责。为了保证此次展览万无一失,赵孝庆等人准备了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1991年9月,他们提前将一批牡丹输送到法国,由法国合作伙伴养护管理。第二套方案:博览会举办前夕,空运到法国80株精品牡丹。
   令赵孝庆自豪的是,菏泽牡丹在那届波尔多国际花卉博览会上获得了唯一一块银质大奖(金奖由法国获得)。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正在法国访问,听说中国牡丹正在法国展出并获得大奖,非常高兴,乘坐专机抵达波尔多,向赵孝庆等人表示祝贺。
   “菏泽牡丹种植结构存在不合理的地方,有的品种在国外很受欢迎,但数量有限,难以满足国际市场的需求。”吴勇华指出,菏泽牡丹繁荣的背后还有一些“隐忧”。
   “我市牡丹重复发展现象严重,不少花农选择种植品种时存在一定的 ‘盲目性’和‘跟风性’。”菏泽艳装牡丹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赵信军说。
   赵信军祖辈都从事牡丹种植,他本人也有30多年的种植经历。据他介绍,牡丹种植周期长,具有较为明显的市场周期性和波动性。他建议,相关部门和协会及时发布市场供求信息,进一步引导花农调整牡丹种植结构,避免盲目跟风。
   菏泽传统牡丹品种流失甚至失传,是赵信军较为痛心的一个问题。赵信军介绍,观赏类牡丹中,菏泽市场上销售的很大一部分比例是外来品种。我市的“天香湛露”、“多花罗汉”等传统品种就观赏性来说,丝毫不逊于外来品种,但受生长周期、培育技术等因素影响,效益有时候不如一些外来品种。在市场的冲击下,我市很多传统品种并没有发展起来,一些品种甚至已经失传。
   吴勇华、赵信军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商会、协会进一步引导农民转变种植观念,积极引导花农选择培育优秀传统品种,传承牡丹种植文化。
   如何提高牡丹的附加值?赵信军和吴勇华不约而同地提到了“牡丹家庭化”。
   吴勇华介绍,国外的牡丹主要是盆栽,相对于国内,每株牡丹的价格更高。赵信军对此十分认同,牡丹象征着雍容华贵,年宵盆花是中国的传统,而通过对市场的调研,发展牡丹鲜切花和四季盆栽对牡丹种植来说是一次转型升级。
   赵信军和吴勇华认为,提高种植质量,让牡丹走进家庭,市场前景将比传统销售模式更为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