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走失事件”为何频频发生?

11月13日上午10点50分左右,一条关于“寻找在返校途中走失初一女孩”的消息在微信朋友圈被广泛传播。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此事,人们不禁联想到今年9月份出现的另一起两名13岁女孩走失事件。一时间,大家在关注此事的同时,不免会心生疑问:“怎么老是出现中学生走失事件?是不是有什么共性?又该如何预防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带着这个问题,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随即展开了走访调查。
   11月12日16时许,家住牡丹区马岭岗镇通古集村的13岁初一女生刘红艳(化名)结束了在家的欢乐周末,其奶奶按照“惯例”,将她送上17路公交车,返回市区某中学。然而,除去在18时刘红艳与同学通话声称自己迷路,随后两部手机(一部智能机,一部老年机)再拨打均提示关机后,女孩就此“人间蒸发”。至此,在长达20余个小时包括一整夜的时间,刘红艳的父母和亲朋好友“疯”了一般地沿途寻找,市民纷纷关注留意,警察接警全城寻觅后,终于在13日14时许找到了刘红艳。
   “孩子找到了,谢谢大家的关心和帮助。”14日8时许,孩子母亲致电牡丹晚报,报告了这一喜讯,并希望通过本报向在这20余个小时内关注、留意孩子情况的市民、民警传递感激之情。“经过这次 ‘走失’事件,孩子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原先很开朗的她现在显得内向了不少,家人和同学一起开导、安抚了很久,她的心情才得以平复。”
   说起此次走失的经过,刘红艳的母亲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孩子先是在17路公交车睡过了头,直到终点站三角花园站才被同行乘客叫醒。随后,在问过司机和电话咨询过同学后,女儿改乘1路公交车前往校区,却因对该区域和线路不熟悉,坐成了反方向的公交车,直到走到市黄河东路才发现坐错了方向。无奈下车后,完全陌生的环境让女儿一时害怕得哭了起来,幸亏遇到了一个卖包子的好心人安抚、收留,才得以渡过难关。”
   然而,这并不是个例。今年9月21日早晨,家住马岭岗镇侯庄寨村的13岁女孩侯梦希和刘庄村13岁女孩张燕,在告知家人相约一起前往1.5公里外的解元集中学上学后,双双未到校,且手机关机与外界失去联系。随后,市公安局牡丹分局接到两名女孩家长报案,组织刑警、治安、派出所全力查找,通过村民提供的线索和沿路监控,一点点搜寻排查。正当大家准备进一步前往嫌疑县区查找时,两名女孩经过一夜的“漂泊”后,手机又开机了。原来,本应按时上学的两人临时“大胆”决定前往下面县城找同学玩,一路上两人不断地玩着手机,导致没电关机;又因不熟悉路况,在到达该县城同学家附近时不能找到“家门”。漂泊到深夜时分,两人终在一位好心小卖铺老板的收留下安顿了下来。第二天,老板找来充电器,她们给手机充电开机后,才联系到家人返回家中。
   对比这两起年龄均是13岁的女孩走失事例以及近两年我市发生的多起孩子走失事件,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发现,首先她们外出时大都怀揣着手机,但由于孩子天性使然,她们大多在路途中或休闲时一直在玩手机,很容易错过目的地;再加上智能手机耗电较快,孩子又不注意手机剩余电量,结果均造成了在紧急时刻手机没电、与家人“失联”这一情况。
   “我发现,不管是最近的这两起,还是前几年的几起,都有一条大家也许没有注意到的共性,那就是:初中孩子怎么都记不住家长的电话啊?如果能将家长电话记住,即使在手机没电的情况下,也能通过借路人电话告知家人。我家7岁的宝宝现在就能将我全家人的电话熟记下来,随时问随时就能答出来;而且我发现,没有手机在手的小学生更容易记住家人电话,反而是有了手机的初中生、高中生以及大学生多数不能熟记。”市民韩文娟告诉记者。
   菏泽市某中学老师张沛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孩子在遇到突发情况时的应急能力还有待提升。学校教育毕竟偏于知识化、扁平化,缺乏相应的实际锻炼机会,而家长如果能配合学校的教育,不时给予孩子独自完成一件事的 ‘练胆’机会,相信孩子在遇到突发情况的时候,相比较而言更能表现出较为成熟、冷静的应对方式。”
   采访中,不少市民表示,这两起事件中的孩子虽然都经历了一起担惊受怕的 “走失”事件,但她们都是幸运的,因为最后她们均因遇到了好心人收留、帮助,又得以和家人重聚。不过,孩子的安全教育、事例的警示警醒,和家长们少点溺爱多给予孩子几次大胆“放手”历练的机会,已成为现下多数父亲母亲须关注、重视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