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牡丹的“催花之路”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一枝牡丹,历经夏的沉默和秋的积淀,借助科技工作者的智慧,在冰雪中绽放,给数九寒冬带来融融春光。凌寒独自开,哪一朵牡丹的背后没有一个激荡人心的传奇!
   自明清中国牡丹栽培中心移至菏泽以后,无论是南方室外催花还是北方温室催花,菏泽始终占据支配性地位。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菏泽温室催花走过了一条异常艰辛的探索之路,也留下了很多令人难忘的故事。
   “失败是成功的亲娘。”这是电视连续剧 《士兵突击》中的一句台词,采访中牡丹专家赵孝知多次引用。回忆多年前的反季节催花实验,他有说不完的话。
   “今曹州花,可以火烘开者三种:曰胡氏红、曰何白、曰紫衣冠群。”这段话见于清朝余鹏年所著的《曹州牡丹谱》。寥寥数语,蕴含了很多信息:催花的方式——火烘,催花牡丹的品种——胡氏红、何白、紫衣冠群。而且我们从中可以了解到,菏泽牡丹催花的历史至少可以上溯到清朝。
   1985年3月,为扩大菏泽牡丹知名度,原菏泽市在北京举办以牡丹为题材的菏泽牡丹书画展。为烘托展览气氛,决定在书画展上配展菏泽牡丹。那时候,在菏泽现代历史上,还少有北方温室催花成功的记载。当年接到任务的赵孝知和赵建修等人,首先赶到济南大明湖公园,找到石大连工程师拜师请教。原来,石大连等人曾经从菏泽购买牡丹,搞过迎春花展,有一定的催花经验。返回菏泽后,根据石大连“温度要大、温差要小”的经验,赵孝知制定了催花方案。结果30天后,催花牡丹枝条疯长,个别牡丹长得像地瓜秧似的拖在花盆上,花蕾全部败育,初次实验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但赵孝知和赵建修等人没有灰心,他们静下心来分析查找失败原因,终于找到了失败的根源:温室内昼夜温差过小,相对湿度过大。他们重新制定催花管理方案:在温室顶部开通风排湿的天窗,使昼夜温差扩大到10度左右,减少浇水量。他们随后在冰天雪地的大田里,再次刨出350株牡丹用于催花。苦心人天不负,这一次他们成功了,催花牡丹叶花并茂,十分喜人。
   菏泽牡丹书画展开幕后,每天前来观赏菏泽书画和牡丹的游客络绎不绝。有一位老者,为了一盆 “豆绿”,先后三次前去观赏。此后,赵孝知总结此次北方温室催花的经验,并结合南方催花技术,将800盆大胡红催花成功。“每盆牡丹的成花率在10个花蕾以上,成花最多的一株有23个花蕾。”赵孝知高兴地说。
   2007年,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中国牡丹芍药协会会长王莲英,带了一名博士研究生。这名博士研究生多年从事夏季催花牡丹的科研,但是迟迟不能使牡丹开放。王莲英推荐赵孝知带领这名博士研究生搞科研。仔细分析失败原因后,赵孝知试验夏季催花牡丹成功。
   2007年8月初,赵孝知和王莲英带着部分试验成功的牡丹、芍药,找到负责奥运会用花的北京市花卉协会会长赵五一。赵五一看到催花牡丹、芍药,高兴地说:“2008年8月8日奥运会,奥运村里就摆放你们的盆栽牡丹与芍药。”2008年8月8日,赵孝知的催花牡丹和芍药都应时开花,而且花的质量、植株的生长态势,都与春天大田开花无异,得到各国运动员、官员、记者的一致好评。
   领跑,因为积淀。
   据菏泽老花农赵守文回忆,从清朝嘉庆年间,菏泽赵楼村就有花农“下广”。从道光时期至民国,“下广”的花农越来越多。在当时的菏泽,不仅赵楼,赵王李、邓庄、王梨庄、琵李、高庄等村的花农也纷纷“下广”。广州人爱花,他们称牡丹为“富贵花”,“大胡红”被他们称为“大富红”或“大火红”。每年春节,广州家家户户都要摆花,如果家里没有几盆牡丹,他们就认为新的一年里做生意不红火,财源不旺盛。
   事因难能,所以可贵。据老花农赵守先回忆,那时候“下广”没有汽车、火车,交通不便。花农都是用輷车子(独轮木车的一种)将牡丹推到济南的泺口码头,然后装上运送货物的“平头摆”木帆船,沿黄河到达天津港。从那儿再换上海船,沿海岸线到达珠江入海口,再沿珠江逆流而上到达广州。起初,“下广”的牡丹根部带着“土坨子”,后来经验多了,不带土照常开花。这样,减少了运输的劳动强度,扩大了销售量。
   20世纪30年代至60年代,无论是下广催花还是温室催花,都近于停滞,偶有出现,数量也极少,质量也较差。上世纪70年代后,随着国家形势的好转,牡丹春节催花逐渐发展起来,并呈迅猛发展态势。1973年,受广东省土产进出口公司之邀,菏泽赵楼村委托曾有下广催花经验的79岁牡丹技师高鹏程与其孙子高勤喜等人,带800株胡红牡丹种苗“下广”催花,开始了对这一古老技术的重新开发,并于当年获得成功。所以,有人说高鹏程等是建国后下广催花最早的菏泽人。令人遗憾的是,第二年,高鹏程病故。
   1974年 至 1976年,菏泽年年都有花农“下广”,但由于人员经常变动,催花经验没有得到系统总结,成花率低,叶片小,花期不稳定。
   1977年,赵孝知、高勤喜、赵孝庆和赵建修等人带着1000株牡丹南下催花。经过认真观察总结,计算出胡红需要有效积温470至490度,银红巧对和肉芙蓉需要440度至460度。他们通过草苫遮荫或塑料薄膜增温等方法调整花期,使得催花牡丹在春节期间应时开放。
   1978年春节,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举办了“中国牡丹花展览会”,2000盆菏泽牡丹经高勤喜、赵建修等人的精心管理,准时开放,雍容华贵的牡丹吸引了40万观众。此次展会,后被誉为“牡丹盛会四百年首见。”
   1979年春节,菏泽牡丹再次于香港展出,轰动了香港花市。在这期间,菏泽多名牡丹技师先后参与下广催花,并逐步掌握了催花技术,为菏泽下广催花的大规模发展奠定了人才基础。
   1989年农历腊月廿六,催花牡丹含苞待放,原菏泽市科委主持,在广东省佛山市召开了 “菏泽牡丹在广东催花研究”课题鉴定会。赵孝知结合“下广”催花经验,做了有关催花牡丹的报告,得到专家的一致认可。后来,菏泽“下广”催花研究课题获得全省“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
   1996年,赵孝知在其所著《菏泽牡丹栽培技术》一书中,首次比较系统地对“下广”催花技术进行了总结和论述,使初学者极易掌握,可谓是下广催花在技术上的一次升华。
   经过多年来的经验积累,菏泽目前已经掌握了比较成熟的反季节催花经验,使“花随人意应时开”的理想变成了现实,菏泽催花牡丹也“红遍”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