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下广”牡丹何时搭上“互联网+”快车?

菏泽牡丹“下广”催花有着悠久的历史,经过花农们多年来的摸爬滚打,菏泽人目前已经掌握了比较成熟的反季节催花经验,使“花随人意应时开”的理想变成了现实。“下广”催花,在给全国人民送去节日祝福的同时,也使广大花农饱尝了生活的酸甜苦辣。在互联网经济日益发达的今天,广大花农盼望菏泽“下广”催花牡丹能够搭上“互联网+”的快车。
   12月13日,一辆辆大型货车满载牡丹苗开往南方广州等地,“下广”进行反季节催花的菏泽花农开始为期两个月的 “催花之旅”。
   当日上午,在曹州牡丹园西大门,花农们正在用吊车将已经打包成捆的牡丹苗装上大货车,周围空地上堆放着大批打好包的牡丹苗,现场一片忙碌。除了堆积成山的牡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在现场还看到了几箱菏泽本地产白酒,花农们说那是他们在忙碌之余用于“解乏”的。
   “我今年带了1200多株牡丹,催花地点是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牡丹区牡丹办事处花农赵弟栋告诉记者。
   采访中,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了解到,所谓“下广”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事实上,我市在南方催花的城市除广州市,还有广东省深圳市、中山市、汕头市、佛山市以及福建省厦门市等多个南方城市。近年来,由于北方温室催花技术不断成熟,我市也有不少花农携牡丹北上北京、天津、大连、哈尔滨等地催花。春节期间,全国多个城市的市民都有望一睹菏泽牡丹的国色天香。
   据了解,菏泽“下广”催花的牡丹主要选择大胡红、卷叶红、乌龙捧盛、肉芙蓉等花大色艳、比较喜庆的品种。作为“下广”催花牡丹的株苗一般生长期在五六年,花芽饱满、枝条粗壮、株型圆满、没有病虫害、根系发达,这样才能保证催出的牡丹花大色艳,受到顾客青睐。
   近几年,菏泽牡丹在全国声名远播,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菏泽牡丹催花技术的日渐成熟。“花随人意应时开”,不仅提高了菏泽牡丹的知名度,而且拉长了牡丹的产业链。
   广州被称为“花城”。广州人爱花,他们称牡丹为 “富贵花”,“大胡红”被他们称为“大富红”或“大火红”。每年春节,广州家家户户都要摆花,如果家里没有几盆牡丹,他们就认为新的一年里做生意不红火,财源不旺盛。在广州春节花卉市场上,九成以上的催花牡丹来自菏泽。经过几十年的摸索,菏泽花农已经积累了比较成熟的南方催花技术。
   据了解,菏泽的牡丹株苗运抵广东等地后,经过50余天的催花过程,农历腊月二十前后即可亮相当地年宵花市场。受催花成本提高和市场预期不明朗的影响,今年我市“下广”催花牡丹数量与往年相比或有所减少。“据我了解,菏泽今年‘下广’催花牡丹的数量在5万株至10万株之间。”赵弟栋告诉记者。而菏泽牡丹商会会长吴勇华给出的数字为5万余株。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广东年宵花市场上,菏泽牡丹年年冠艳群芳,但花农却换了一茬又一茬。菏泽老花农赵守文曾经回忆,从清朝嘉庆年间,赵楼村就有花农 “下广”。从道光时期至民国,“下广”的花农越来越多。在当时的菏泽,不仅赵楼,赵王李、邓庄、王梨庄、琵李、高庄等村的花农也纷纷“下广”。
   历史上,不少菏泽花农因“下广”催花赚得盆满钵溢。“一亩地才三块大洋,而在广州一朵牡丹花就能卖一块大洋,一本万利的生意!”说起民国以前的广州催花牡丹价格,老花农赵守珠回忆说。
   据老花农赵岩松回忆,不少花农赶上好年景,赚钱多的时候,从广州回来时怕在路上被抢,就和同乡把赚来的元宝、银锞子、银元凑在一起,雇佣广州的镖局护送。也有胆子大的花农,把银元缝在夹袄里,由于太重,往往蹲下就站不起来。
   1980年后,改革开放的号角首先吹到广州,广州人的腰包率先鼓了起来,牡丹成了高档的年宵花,供不应求。“1993年,一个花蕾卖到80多块钱,我当时栽种的1000多盆催花牡丹赚了40多万元。”牡丹专家赵孝知至今仍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尽管那时候赚的钱是属于赵楼村集体的。
   2000年后,“下广”花农逐渐增多,广州花市出现了供大于求的状况,价格连年下滑。此外,由于 “下广”催花牡丹均为露天催花,容易受到恶劣天气的影响。再加上受到社会大环境的影响,菏泽催花牡丹时常受到俏销和 “烂市”的困扰。
   据了解,菏泽“下广”催花牡丹2009年为二十五六万株,2010年是十七八万株,2011年在十二万株左右,此后几年在十万株左右,目前这一数字已经下降到五万余株。
   在互联网经济日益发达的今天,广大花农盼望菏泽“下广”催花牡丹能够搭上“互联网+”的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