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孝庆:推动菏泽牡丹从“花香”到“产业”蝶变

 

每一次精彩“蝶变”,人们最关注的莫过于“化蛹为蝶”的精彩瞬间,那是一场需要用耐心和努力去“破茧”的艰难蜕变。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菏泽牡丹从“花香”到“产业”的发展历程,就是一次次“化蛹为蝶”的精彩蝶变。
   赵孝庆,菏泽牡丹产业精彩蝶变的重要见证者和推动者。他数十年钟情牡丹,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执着地在牡丹王国驰骋。
   牡丹有灵,终不辜负他,牡丹的秘密王国向他敞开,牡丹的美丽向他绽放。他被业界誉为“中国牡丹百科全书”、“中国牡丹油之父”。
  国际交流的使者
   也许是命中注定,赵孝庆是为牡丹而生的。
   1948年,赵孝庆出生在一个牡丹世家,自幼在牡丹花丛中玩耍、成长,改革开放后全力推动菏泽牡丹产业的发展。
   时至今日,他拥有很多 “头衔”:油用牡丹创始人、国家牡丹与芍药新品种审定委员会委员、中国林业 “诺贝尔奖”——梁希林业奖获得者、中国木本油料协会首席牡丹专家、2013年感动菏泽十大年度人物、2013年中国花木产业十大年度人物等。
   牡丹是吉祥、富贵、和平、友谊的象征,为不少国家人民所喜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口到苏联、朝鲜、阿尔巴尼亚等国家的牡丹,便充当了友谊使者的角色。改革开放以来,日本、泰国、美国、法国、荷兰、德国等国家纷纷引种菏泽牡丹、建立牡丹园。
   作为国内知名牡丹专家,说起我市牡丹产业参与国际交流的历史,赵孝庆如数家珍。
   1980年,日本知名牡丹种植和经营专家安部功来菏泽访问,并就牡丹品种交流与我市牡丹产业领域人士进行专题座谈,双方最后达成3年交流计划。第一年,菏泽以赵粉、紫二乔等6个品种、每种5株,交换日本太阳、花王、初乌及法国金鸱、金晃、金帝、金阁等7个品种、每种5株。第二批交换的品种达上百种,后全部栽种到老城墙东南角小游园内。第三批交换的品种全部栽种在北城墙附近。赵孝庆、安部功等人的友好交往,使双方国民不出国门便可欣赏到对方的精品牡丹,牡丹也成了中日友好的象征。
   1983年,日本牡丹协会会长乔田亮二专程访问菏泽。他特别喜欢赵粉这个牡丹品种,每次见到都蹲下来,捧起牡丹花,仔细欣赏,恋恋不舍。赵孝庆和乔田亮二代表双方在原赵楼牡丹园共同栽种了一棵龙柏树。
   多年过去,赵孝庆依然清晰地记得参加1992年法国波尔多国际花卉博览会的情景。
   展会由原赵楼牡丹园承办、赵孝庆负责。为保证展览万无一失,赵孝庆等人准备了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1991年9月,他们提前将一批牡丹输送到法国,由法国合作伙伴养护管理。第二套方案:博览会举办前夕,空运到法国80株精品牡丹。
   赵孝庆回忆,为了保证展览效果,布展期间需要打造一座牡丹山景观。他们选中松树皮堆积造山,再在山上覆一层草皮,然后将牡丹和其他花草树木假植在山上。经过多方努力,一座非常自然壮观的牡丹山,呈现在广大观众面前。
   最令赵孝庆自豪的,是菏泽牡丹在那届波尔多国际花卉博览会上获得惟一一块银质大奖 (金奖由法国获得)。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正在法国访问,听说中国牡丹正在展出并获得大奖,乘坐专机抵达波尔多,向赵孝庆等人祝贺。
  昆明世博会上演传奇
   1999年,世界园艺博览会在云南昆明举行,山东省任命赵孝庆担任牡丹项目技术总指挥。他克服千难万险,最终让5000盆牡丹花如期盛开。
   这是世博会第一次在中国举办,国家和各省区市直到地市县都非常重视。山东省对菏泽寄予厚望,要求牡丹从5月1日一直开到10月31日。
   让牡丹大规模地在自然环境下夏秋两季连续开花,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课题。
   作为牡丹项目技术总指挥,赵孝庆凭着高度责任感和几十年侍弄牡丹的经验,于1998年11月抢时间解决种苗越冬这个关键问题。
   他带领技术人员,用锯末、麦糠作温床,挖成凹槽,利用发酵产热法,促使温度上升,使根部接受高温。槽上面覆盖薄膜,蓄积太阳能,使牡丹花芽穿透薄膜,暴露在自然低温环境下。通过这个“土法”可以达到两个目的——抑制花芽萌动、促使根部发育。经过夜以继日的“伺候”,1999年1月末,牡丹根萌动。这时候,赵孝庆悬着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些。
   赵孝庆回忆,他们是1999年1月初到达昆明的,为借助山区的低温条件,牡丹培育基地选在一处大山里,周围无人居住,非常荒凉。1999年春节,赵孝庆带着两名年轻的技术员孤独地守在牡丹旁。听着响彻天空的鞭炮声,一阵酸楚涌上心头,他强打精神,对两名年轻技术员说:“这山里肯定有野牡丹,你们不是都想看一看野牡丹吗?我们一起上山考察。”就这样,赵孝庆在昆明的深山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
   经过不懈努力,世博会前夕,赵孝庆等人管理的156个品种的牡丹同时开花。世博会开幕前,提前进行评奖。5000盆牡丹,包括156个品种,被划分为 “传统品种展区”、“新品种展区”和“国色新秀展区“。
   为突出展览效果,赵孝庆等人用啤酒棉把每片牡丹叶都擦了一遍。这一举动,感动了很多人,大家一起动手,干了一昼夜,终于如期完成。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布展时,组委会要求在主席台上布置两个直径两米的大花钵,里面栽种枝干1米以上盛开的红色大牡丹,以展示中国国花风采,可参展牡丹达不到这一要求。情急之下,赵孝庆电话联系北京植物园请求支援,他的二儿子赵弟轩当时在那里作技术骨干。北京植物园提供了200支红牡丹,赵弟轩自费用飞机运到昆明,满足了布展效果。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在昆明世博会上,菏泽牡丹一举夺得111个牡丹单项奖中的81个奖项,其中三个金奖,两个名列第一。
  开启中国人的油瓶子
   可以说,以赵孝庆为代表的菏泽人开启了中国人的油瓶子,并带动了一个具有远大发展前景的产业。
   熟悉“中国牡丹之都”标识图案的人都知道,图案上有个醒目的蓝色油滴形象,点明了菏泽牡丹产业的发展方向。小小牡丹籽,注定在菏泽牡丹产业化发展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维士与女,伊其相谚,赠之以芍药”,从牡丹进入《诗经》算起距今已有两三千年的历史。在一代又一代花农的心目中,牡丹功能有二:牡丹花供观赏,牡丹根可入药。
   作为名副其实的 “中国牡丹之都”,如何将如此丰富的资源变为财富,几代菏泽人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虽然在2010年之前,我市在牡丹产业化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和开拓,但一直是小打小闹,形不成发展规模,与牡丹产业化相去甚远。这一切都仿佛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菏泽牡丹产业化需要这个人用慧手推开财富之门。这个人就是赵孝庆。
   渴望创新、不走寻常路,是融入菏泽人血液里的特征。在经历了成百上千次试验之后,赵孝庆终于发现了宝藏——牡丹籽可以榨出高品质的食用油!2011年3月,国家卫生部批准牡丹籽油为国家新资源食品。牡丹籽油正式成为我国食用油大军中的一员,迈过了通向市场的门槛。
   在一般人看来,除了原料昂贵,牡丹籽油在外观上与普通食用油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在它的开发者赵孝庆看来,牡丹籽油的意义非同寻常,甚至会改变目前我国食用油的消费结构。
   捧着一瓶牡丹籽油,赵孝庆就像捧着一个婴儿,心里热流涌动。他随后为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讲述了研发牡丹籽油的初衷。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每到秋天,曹州百花园门口就聚集不少销售牡丹籽的花农。
   “价格太低了,两毛钱一斤还卖不出去,而当时的大豆价格为一块八毛钱一斤。”时至今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赵孝庆仍然唏嘘不已,“无奈之下,花农白白扔掉大量牡丹籽。”
   与牡丹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赵孝庆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开始进行针对牡丹籽的应用研究。
   令赵孝庆没想到的是,这是一条漫长的路。从开始关注牡丹食用,到牡丹籽油的研制成功,他前后花费了16年。
  漫漫艰难研发路
   古今中外成功人士的故事都告诉我们,机遇总是垂青那些有准备的头脑,就像“万有引力”的苹果只会砸在牛顿的脑袋上,“中国牡丹籽油发现第一人”的桂冠也只会落在勤学好思、将毕生精力奉献于牡丹籽油研究的赵孝庆头上。
   从1996年开始,赵孝庆每天试吃牡丹籽,起初一粒、两粒,后来增加到十几粒、上百粒。吃之前,他对身边的女儿说,要是发现什么不对劲,就赶紧送他去医院。
   吃了一段时间,赵孝庆不但没有出现不良反应,反而皮肤变得富有弹性,精神也好了起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越吃越精神”。
   当时,赵孝庆只想着用牡丹籽做食品,但一些专家告诉他,食品工艺太复杂,还是做牡丹籽油吧。听从了专家的建议,他决定专心研究牡丹籽油。
   一开始不知道出油率是多少,赵孝庆借助科研机构进行试榨,榨出来的油在家试吃。“刚开始孩子们都吃不惯,嫌苦,就我们老两口吃。后来,他们看没啥事,也就慢慢地跟着一起吃。”赵孝庆说,在初步了解了出油率、无毒副作用后,他更坚定了继续研制牡丹籽油的信心。
   2004年,赵孝庆委托中国林科院分析中心对牡丹籽的成分进行化验分析。结果显示:牡丹籽富含人体需要的氨基酸、维生素、矿物质、大量元素、微量元素以及多种不饱和脂肪酸等,很有开发价值。同年,赵孝庆的压榨牡丹籽油送到中国林科院分析中心,化验人员惊奇地说,这种以牡丹籽仁为原料,经压榨、精制等工艺而制成的金黄色透明油状液体,是他们见过的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食用油。
   脱离黑色的荚壳,一粒粒牡丹籽便如同黑色的精灵,彻底完成了从农田到市场的时空穿越。2008年11月,赵孝庆终于生产出第一批牡丹籽油,共500公斤。2009年春,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代表白鹤明到菏泽考察。他说,如果牡丹籽油实现产业化,将是对全人类的贡献。
   回首科研之路,充满了荆棘和坎坷,仅牡丹籽油安全性实验就用了整整两年时间,为了考察油用牡丹相宜种植区域,他自费跑遍全国。粗略算下来,他前后用于科研、样本化验的资金高达300多万元。赵孝庆说:“我不后悔,我后半辈子就干一件事——牡丹籽油的产业化!”
   赵孝庆首次提出 “油用牡丹”概念,将一种药用、观赏植物作为油用植物栽培,并制订出油用牡丹种植规范,第一次实现了牡丹籽油的工业化生产。
   对于赵孝庆所做的努力,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林业大学教授陈俊愉曾为他题词“牡丹创新、造福人类”,以示赞许。
  情有独钟野牡丹
   10月22日,瑞璞国家牡丹芍药资源库2018太空牡丹定植仪式,在菏泽瑞璞牡丹公司牡丹种植繁育基地举行,牡丹专家们小心翼翼地将一株株牡丹苗栽种进泥土中。
   “这是无价之宝啊!”赵孝庆高兴地说。
   2016年4月6日,6000粒野生牡丹原种、2000粒芍药原种搭乘“实践十号”返回式科学实验卫星进入太空。为在牡丹育种领域获得新突破,赵孝庆选择的牡丹种子和芍药种子均为野生。
   “之所以称为牡丹原种,是因为这些牡丹籽均是野生的,没有受过种群杂交的影响。”赵孝庆说,“与之前国内进行的普通牡丹种子太空育种实验相比,此次进行的野生牡丹、野生芍药原种太空育种实验,可以更科学地了解牡丹籽和芍药籽的变异程度。”
   据了解,进行此次太空育种实验的牡丹种子包括紫斑牡丹原种、凤丹牡丹原种和赤芍芍药原种等。紫斑牡丹原种采自甘肃省陇南市,凤丹牡丹原种采自安徽巢湖市,赤芍芍药原种采自浙江永嘉县。“由于不少野生牡丹属于国家濒危保护植物,我们采集这些牡丹原种费了很大劲,比如采集凤丹牡丹原种之前,是得到安徽巢湖市人大授权的。”赵孝庆说。
   6000粒野生牡丹原种、2000粒芍药原种收集完毕,经由西安航天基地航天育种科技产业示范园“搭桥”,于2016年4月6日搭乘“实践十号”返回式科学实验卫星进入太空。“实践十号”卫星于当年4月18日返回。经相关部门清点公证后,牡丹原种和芍药原种与其他进行太空实验的物种一起被送回西安航天基地航天育种示范园。当年,这批牡丹原种和芍药原种在西安繁育成苗。“育苗扩繁后,根据牡丹花色和花型、种子产量及含油率等因素综合测定后,我们再决定这些‘太空旅客’下一步的发展方向。”赵孝庆说。
   赵孝庆对野牡丹情有独钟。
   他考察野牡丹的历史可以上溯到1980年。当年,他和另一位菏泽著名牡丹专家赵孝知跋山涉水,甚至冒着生命危险,远赴云南考察、引种野生黄牡丹。2017年,经过多年锲而不舍的探索,赵孝庆在四川地区发现两个牡丹原种,这对扩大充实中国牡丹基因库、促进牡丹产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牡丹梦连着中国梦
   “牡丹梦连着菏泽梦”,在赵孝庆的办公室,悬挂着这样一幅书法作品。其实,每个菏泽人心中都有一个牡丹梦,牡丹梦连着中国梦。
   在“中国牡丹之都”标识图案上,有一个比较醒目的蓝色油滴形象,它点明了菏泽牡丹产业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
   去年9月,在厦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上,菏泽企业生产的牡丹籽油成功走上嘉宾餐桌。这意味着菏泽牡丹籽油的品质、价值得到广泛认可,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
   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牡丹产业发展,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截至目前,全市牡丹种植面积达48.6万亩,各类牡丹生产、加工、科研、贸易企业240余家,牡丹科研机构19个,相继开发出牡丹深加工系列产品240多种。牡丹籽油出口到美国、德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2017年实现牡丹产业总产值60亿元。我市牡丹芍药已逐步向医药、食品、化妆品、日化品、观光旅游、文创产品等多个领域延伸,走上了综合开发的道路,产业链条不断增粗拉长。
   今年,全省新旧动能转换规划中,明确提出将菏泽打造成“中国牡丹城”,市政府提出了“抓两头、带中间、促融合、强支撑”的发展思路,制定牡丹产业发展总体规划、成立牡丹产业联盟、建立牡丹产业专家智库、牡丹产业发展基金等,推动牡丹产业更加健康、可持续发展,着力打造全国牡丹产业人才高地、技术创新高地、生产加工高地、品牌创建高地和文化高地,把菏泽这个最靓丽的名片擦得更亮,把菏泽这个最具影响力的产业做大做强。
   蝴蝶要想真正在花丛中飞舞,必须经历破茧而出那一刻的生死考验。尽管过程艰难残酷,但生命的张力,就是在升腾飞舞的那一刻尽情显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