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一年春好处,菏泽芍药香九州

  

    

五月,是一个属于芍药的季节。今年,芍药切花价格有所上涨,就批发价来说,500枝以上每枝2.5元,千枝以上每枝2.4元,万枝以上每枝2.3元。而去年同一时期,芍药切花批发价为1.5元—1.8元/枝。据悉,今年芍药切花价格上涨的一大因素是供不应求。
   “受今春以来‘过山车’式气温的影响,我市芍药切花产量锐减。”菏泽市牡丹芍药切花协会会长周长玉在接受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说,“中早期芍药受到的影响尤其大,现在菏泽不少芍药经销商有订单没产品。”
  五月花神,醉人相约
   芍药被称为“五月花神”,这是一个属于芍药的季节。
   5月3日,从菏泽城区沿220国道北行,进入牡丹区黄堽镇境内,一块块芍药种植基地令人目不暇接。有盛开的,有含苞待放的,一朵朵芍药在微风中拥抱着明媚的阳光,蜜蜂和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菏泽星光牡丹专业合作社总经理庞绍国正带领几名工人剪切芍药。只见她们左手虚扶花蕾,右手用剪刀在花枝上一剪,一枝芍药便切了下来。
   令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疑惑的是,这些女工切花时并没有选择花大色艳的芍药而是选择含苞待放的。
   “芍药鲜切花,要选择芍药花蕾成熟但是尚未开放的时候,一旦开放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庞绍国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说。
   鲜切花又称切花,指的是将花从活体植株上切取下来,用于制作花篮、花束、花环、花圈、瓶插花、壁花以及胸饰花等花卉装饰的材料。在现代生活中,玫瑰、康乃馨、月季都是常见的切花。
   西方的情人节复活了中国人的浪漫细胞,过情人节,送玫瑰花,已经成为恋人们表达情感的一种重要方式。其实,情感丰富的华夏先民在《诗经》时代就曾举办过自己的情人节——上巳节,也有表达爱意的花朵——芍药。
   “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这是《诗经·郑风·溱洧》中留下的诗句。《溱洧》如同一幅淳美的古代风俗画,带我们回到了《诗经》时代那个已经消失于时间丛林中的情人节——上巳节,听到了芍药花瓣中间传出来的爱的声音。芍药位列草本之首,被人们称为“六大名花”之一。
   一枝芍药从《诗经》中走来,随时光荏苒,香飘千年。
   芍药栽培历史悠久,花大色艳、妩媚多姿,故名“娇客”;她花开春末,犹如春天最后一杯美酒,故名“梦尾春”。“多谢化工怜寂寞,尚留芍药殿春风。”芍药花开时,正当春末夏初,多数春花陆续谢幕,只有芍药摇曳着动人的丰姿,流溢着鲜丽的色彩,烁烁盛开,婷婷婀娜。
   如今,随着科技的发展和人们消费的需要,芍药也走进鲜切花的行列。5月初,正是芍药成熟、制作鲜切花的好时节。
   据了解,芍药花的花语是情有所钟、依依惜别、难舍难分,芍药蕴藏着害羞,寓意着思念,是富贵和美丽的象征。芍药五颜六色,但主色调是粉红。
   站在一块芍药种植基地,远远望去,粉红色的芍药如天边的彩霞,又如相恋中羞涩的少女,浪漫、含蓄的芍药映红了逐渐西斜的夕阳。上巳节的习俗和“赠之以芍药”的情歌,从诗经的吟唱一直沿袭到汉唐明清。古老的中国,芍药一直是爱情的象征,浪漫的山歌。
  菏泽芍药鲜切花产量锐减九成
   离开牡丹区黄堽镇到菏泽开发区岳程办事处,从220国道到上海路,一路走来,或成方连片或犄角旮旯,马路边、树丛中,到处都可以看到芍药的绰约风姿和人们加工芍药鲜切花的热闹场景。
   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看到,工人们将一枝芍药从植株上切下,一般保留二三十厘米的枝条,这样方便制作花篮、花束、花环。切下芍药只是制作鲜切花的第一步,随后还要进行分拣、清洗、包装、冷藏、运输等多个环节,环环相扣。
   一枝芍药走出田间地头,经过工人们灵巧的双手,走向大邑都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昆明、成都……乘坐汽车或飞机,菏泽芍药香飘九州。
   “今年,芍药切花价格有所上涨,就批发价来说,500枝以上每枝2.5元,千枝以上每枝2.4元,万枝以上每枝2.3元。”庞绍国介绍,“芍药的零售价一般在3.98元/枝、4.98元/枝、5.98元/枝。”而去年同一时期,芍药切花批发价为1.5元—1.8元/枝。
   “我们公司目前已经完成20多万枝的销售额,整个花季大约销售30万枝。”庞绍国说,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菏泽广大芍药经销商已经与全国各地的零售商、批发商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一枝芍药从走出田间地头的那一刻起,便具有了商品属性。根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影响价格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为价值,一为供求关系,当供不应求时,商品的价格便会上涨。今年芍药价格上涨的一大因素便是供不应求。
   “受今春以来‘过山车’式气温的影响,我市芍药切花产量锐减。”菏泽市牡丹芍药切花协会会长周长玉在接受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说,“中早期芍药受到的影响尤其大,现在菏泽不少芍药经销商有订单没产品。”
   那么,今年菏泽芍药鲜切花产量大约减少多少呢?
   “百分之九十。”周长玉给出这样一个令人咋舌的数字。今年三月底四月初,最高气温超过30度,最低气温逼近零度,这种反差极大的天气状况,让我市不少芍药鲜切花遭受“灭顶之灾”。周长玉介绍,今年菏泽芍药鲜切花的产量为六七百万枝。“这个数量甚至只能供应一个昆明客户。”周长玉说。
   采访中,庞绍国不时接到一个个外地经销商的催货电话。数量多、时间紧、运输急,一个个订单接踵而至,他说最近这段时间每天早晨5点起床、午夜时分才能上床睡觉。
   随着交通和物流的发展,菏泽芍药走向了全国各地,菏泽的芍药产业也与全国市场联系在了一起。那么,全国各地的芍药鲜切花市场需求量为多大呢?“全国市场需求量去年为7500万枝,今年大约为一亿枝。”周长玉说,“从这个角度来说,菏泽芍药切花产业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芍药鲜切花绽放国际市场成必然趋势
   从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分工来说,我市芍药鲜切花主要供应国内一线城市和江浙地区的沿海城市。
   据了解,芍药鲜切花,在插花艺术展、婚礼、节庆等场合都有广泛应用。5月1日至10日,北京植物园举办 “栖春理云裳,红药寄良辰”芍药插花专题花艺展。来自菏泽的2万枝切花芍药在20余位花艺师的手中,被布置成一片婚礼花艺的殿堂,把芍药这一传统爱情花的美再次推到了大家的眼前。在这个小而美的芍药花展上,围绕着西式婚礼主题,共有11组桌花、二人餐桌花,10件手捧花、胸花,4组现代婚礼仪式场景设计,展示了传统名花芍药在现代婚礼中的应用。芍药盛开,粉白深红,争香斗艳,让人驻足留连。
   去年,在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我市27000多枝芍药鲜切花成功出口澳大利亚,受到了当地居民的热烈欢迎。这标志着芍药鲜切花成为继菏泽牡丹种苗以后我国重要的花卉出口产品之一,为以后芍药鲜切花大量出口打下坚实基础。据悉,五六月份是澳大利亚的冬天,鲜花在那里格外受欢迎。上溯到1997年5月,3000枝芍药鲜切花从菏泽牡丹研究所首次出口到澳大利亚。
   “芍药切花的出口,受到检验检疫等多重因素的制约,目前我市具有出口芍药切花资质的企业有五六家。”周长玉在说。
   人类社会科技日新月异,惟有爱情还古老如初。我国是芍药的品种资源大国,而美国、法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是芍药鲜切花的消费大国。
   采访中,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获悉,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花卉拍卖市场上,近几年来芍药切花的销量增长幅度已赶超月季、百合等传统切花。全世界至少有50个国家正在研发芍药观赏新品种和商品化生产技术。传统名花走向国际市场成为必然趋势。未来,我市也将继续支持引导花农走芍药鲜切花出口之路,代表菏泽形象的美丽产品将在世界上更多的国家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