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人的“中华路情怀”,听“城建老兵”讲述中华路的“前世今生”

一座城市,总有一条路见证着它的发展,记录着它的繁荣。在菏泽,这条路叫中华路。
   1981年,经过第一次高标准提升改造后,中华路被无数菏泽人视为菏泽的“长安街”;而后,它作为城区东西方向的“大动脉”,见证了菏泽的一次次发展与进步;可随着社会的发展,它的承载能力与车辆通行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大动脉”的身份愈显尴尬,提升改造的呼声越来越高。
   5月7日,市中华路快车道(人民路至西安路段)提升改造工程正式开工,“封闭施工”的交通管制措施,预示着这是一次“大手术”,让很多菏泽人充满了期待。
   今年82岁的孙宪明,从1981年开始任原菏泽市城建局局长,是当年提升改造工程负责人之一,见证了中华路的发展。昨日,在家中,他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讲述了中华路的“前世今生”。  
  一路两沟最宽仅9米,系当时城区为数不多的柏油路之一
   “那时候,中华路的模式是‘一路两沟’……”昨日,在家中,孙宪明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
   孙宪明自称“城建老兵”。正如他所言,从参加工作以来,他基本上都与城建工作打交道。如今,已经82岁高龄的他思路清晰,仍然十分关心城市建设。
   在孙宪明的记忆中,1981年以前,中华路只是菏兰公路途经菏泽城区的路段。当时,中华路没有现在长,东到原菏泽地区建委(今中华路与太原路交叉口),西到菏兰路口(今市中心血站门口),一条6到9米的柏油路,路两侧是深深的排水沟,沟内杂草丛生;道路两侧的单位,都需要架起一座桥才能进入。
   据孙宪明回忆,当时受技术条件限制,提升改造之前,路面状况已经比较糟糕了,坑洼之处随处可见。即便如此,这条路还是菏泽城区为数不多的柏油路之一。当时,城区除了中华路、双河路、夹斜路等几条路为沥青路面,其他的或是砂石路面,或是煤渣路面,甚至还有土路。
   在那个年代,相对老城区来说,中华路比较偏僻。菏泽的老百姓可能不会想到,从1981年开始,这条路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饱受质疑后,迎来首次大升级
   1981年,重新制定的《菏泽城市总体规划》编制完成,其中重要一条就是对中华路的提升改造。
   然而,在确定提升改造方案时,意见上却出现了分歧。
   据孙宪明介绍,按照省城市规划设计院的方案,设计快车道、慢车道、人行道,用绿化带和沿石分离,规划道路红线48米,并向东延伸至菏泽火车站。
   “当时,整个菏泽城就没几辆汽车,我们也考察过车流量,一个小时也过不了10辆。”孙宪明回忆道,尤其是当时快车道双向四车道的设计最受质疑。很多人认为,菏泽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那么多车,建那么宽的快车道简直是在浪费资源。按照当时的规划,在那个时期,别说在菏泽,省内也只有省城济南的纬二路等为数不多的几条路有如此规模。菏泽,有必要修那么宽的路吗?
   “搞城建,有句话叫‘富规划,穷建设’,意思就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在做城市规划时,要舍得投重资,一步到位;在建设时可量力而行,分期实施。”孙宪明说,经过多次讨论,大家统一了意见。
   于是,中华路迎来第一次大升级,从原来最宽处9米变为近50米,可谓一跃千里。  
  百姓心中的 “菏泽长安街”,如今愈发尴尬
   在那个年代,建设一条规格如此之高的道路,困难可想而知。
   孙宪明介绍,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拓宽的阻力。因为,当时中华路两侧已有不少单位,拓宽不可避免地要占据这些单位的部分地皮,一些单位不理解。好在一次次苦口婆心地做工作之后,这一难题得以解决。
   资金,是另一大难题。尽管当时可以说是举全市之力建设中华路,但对当时的菏泽来说,资金仍有不小的缺口。孙宪明说,他也记不清自己往省城跑了多少趟,每次基本都是想着“向上级要钱”。
   作为工程的负责人之一,孙宪明全身心扑在这项工程上。据他回忆,那个时期,他每天晚上9时前没睡过觉,基本都是靠在工地上。
   历时一年,当崭新的中华路呈现在世人面前时,不仅让菏泽人叹为观止,就连省主要领导都称赞 “菏泽的中华路就相当于济南的纬二路”,还吸引了周边多个地市前来参观学习。
   后来,随着市委、市政府驻地搬迁至目前位置,越来越多的单位在中华路两旁“安家”,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中华路成为菏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见证着菏泽城市的发展。
   很多菏泽老百姓,在心中更是把中华路视为菏泽的“长安街”。
   升级改造后,中华路一直到今天都是菏泽城区东西方向的“大动脉”。但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这条“大动脉”愈发尴尬起来。
   据孙宪明回忆,30多年里,中华路最大的变化可能就是解放大街路口由转盘变成十字路口,其他的是路灯由原来的水泥灯杆变为铁杆双向路灯、路面翻新修补、交通设施的更新等,通行条件并没有大的改变。
   随着车辆的大量增加,尤其是近10年来,私家车数量急剧增长,双向四车道的中华路已经无法承载如此大的车流量,尤其在上下班时段,“堵”几乎成了中华路的常态。尽管交警部门做出全线设置中央隔离栏、路口导向车道左转右置等种种尝试,虽然取得一定效果,但受限于硬件条件,仍然是治标不治本。
   于是,中华路提升改造的呼声越来越高。  
  改造应大手笔规划,争取三五十年不落后
   中华路已经为菏泽服务了30多年,作为菏泽的一名“城建老兵”,孙宪明希望看到中华路的提升改造与时俱进,再次迎来质的提升。
   “富规划,穷建设”依然是孙宪明的观点。他认为,菏泽虽然经济欠发达,但做规划时,一定要舍得投资;对中华路的改造,一定要避免短期行为,要聘一流的设计团队,聘请大师级专家领衔,大手笔做好《中华路升级改造规划》,综合考虑道路绿化、过街天桥、断头路打通、道路过窄、公交专用道等影响因素,统筹把握,确保规划的超前性、实用性、可操作性,争取三五十年不落后。
   孙宪明表示,中华路现在的压力之所以这么大,除了道路过窄之外,还有一个很大原因就是东西方向为它分担压力的道路太少了。所以,除了对中华路提升改造,更应该打通中山路、曹州路、八一路、康庄路等东西方向的断头路,尤其是中山路和曹州路,如果这两条断头路不打通,以现在的车流量,即便将中华路提升为双向八车道,在交通高峰期,中华路依然难免拥堵。
   “道路升级改造,一定要保留绿化大树……”这是老人另一大心愿。孙宪明至今非常清晰地记得,当年为了节省资金,他们选择的绿化树直径都只有5厘米左右,经过30多年的生长,这些行道树已蔚为大观,除了绿化城市,“夏天骑车晒不着,下个小雨淋不到”,也是这些行道树在人们生活中发挥的作用。
   在孙宪明看来,这些树不仅是一道靓丽风景,更是城市的历史记忆,也是城市文化的记忆符号;在提升改造时,要有计划地保留大树,影响行车视线的可进行修剪,个别影响安全的可以适当移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