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限”将至,菏泽电轿市场何去何从?

少数商家关门歇业,部分商家改卖国标车,大部分商家仍在观望

电动车虽然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便利,但存在很多不安全因素,除了有些电动车质量不达标外,一些驾驶人闯红灯、随意超车、随意调头行驶,很容易引发交通事故。
   自8月1日起,菏泽在市区开展电动车专项整治行动,严格监管生产源头,对非法生产超标电动车及各类零部件的企业一律停业整顿;严格监管销售源头,全面清理市区超标电动车经销商及销售网点;对二轮电动车办理注册登记、发放号牌;逐步规划、设定禁行路段和区域等一系列措施,引起市民广泛关注。
   根据规定,自9月1日起,不得在市区销售超标电动车,全面清理市区超标电动车经销商及销售网点。
   菏泽整治电动车近一个月,电动车销售市场情况怎么样?市民对电动车专项治理持什么样的态度?8月27日,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针对菏泽电动车市场展开了调查。
  
  电动车市场门可罗雀,商家经营惨淡
   菏泽有三大电动车销售市场,分别为恒盛大市场、义乌商品城、八一路。
   8月27日9时许,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赶到义乌商品城电车销售市场,聚集在此处的三轮、四轮电动车销售门市近40家。
   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走访发现,每家门市前都摆放着几辆到二十几辆电动车,整个市场内除了经销商,零零散散地只有几位市民询问、购买,大多数经销商坐在店铺门口玩手机,也有一些经销商坐在店内看着积压的电动车发呆。
   “电动车销售分旺季和淡季,旺季从每年的10月到次年1月,而淡季是6月至8月。以前在淡季时,每月至少能卖出五六辆,今年6月份店里卖出5辆,7月份卖出两辆,8月份马上到月底,竟然一辆都没卖出去,真是让人越来越没有指望了。”电动车经销商程女士忧心忡忡地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诉苦。
   “随着市区电动车专项整治行动的开展,前来义乌商品城电车销售市场购买电动车的越来越少,六七月份虽然卖出去得不多,但仍然还有很多人来询问,8月份每天来店里看车的人几乎不到10个。明知道没人来买,我们这些经销商每天还是坐在门口等着生意上门。我店里还剩10多辆电轿,都是全款从厂家进的,现在手里积压了近30万块钱的货,厂家又不给退,只能在店里守着,看能不能慢慢卖掉。”义乌商品城电车销售市场某知名品牌电车经销商周女士满脸愁容地说,“现在,进店的客人第一句话就问电轿能不能上牌,国家工信部目录里面的电车是高速的,而市面上的三轮、四轮电动车属于低速,我们销售的也不例外,都不能上牌。一听说不能上牌,那些咨询者扭头就走,根本就不给我介绍电轿性能的时间和机会,这个月,一辆车都没卖出去。”
   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走访发现,恒盛大市场、八一路的电动车经营情况,比义乌商品城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有的商家关门歇业,有的商家改卖国标车
   “我家店里的所有两轮电动车都是国标车,用的锂电池,在我这里你可以放心购买。国家出台了标准,这是好事,杂牌车太多了,各个厂家混乱生产,没有统一的标准,生产出来的电动车也多数不合格,市民驾驶这样的电动车出行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义乌商品城电车销售市场某知名品牌电动车经销商林明华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说,“我以前卖的也是超标电动车,因为前期没有统一的标准,不知道如何选择电动车种类,市场上哪种电动车受欢迎我就选择哪种卖。随着市区开始专项整治电动车,我就早早地把店里以前那些超标电动车全都低价处理了,甚至赔了些钱,又重新购进了这些符合国家标准的电动车。”
   在被问及是否有可以上牌的电轿时,林明华表示,他刚从厂家定了8款能上牌的三轮电动车,这些电动车都在国家工信部目录里,属于国标车。“不过,能上牌的电动车价格上涨了很多,原来6000块钱左右的电动车现在同款的需要8000块钱左右,因为要多交很多税、保险等其他一些增加的费用。”林明华解释道。
   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走访发现,义乌商品城电车销售市场内共有7家电动车销售门市大门紧锁,大门上贴着招租或转让通知。记者根据上面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到多名转租门市的经销商,他们均表示目前电动车销售不好做,赔了很多钱,已经转行。
   “今年从春天开始,整个电动车销售市场就受到很大影响,从6月份开始成交量大幅度下滑。8月份,我店里一辆电动车都没卖出去,没办法,不得不把义乌商品城这边的门市关掉,把剩余的电动车放到老家的门市慢慢卖。”家住牡丹区小留镇的电动车经销商孙浩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说,“这边的房租很高,一年6万多,照目前这个情况看,一年挣的钱连交房租都不够,我就早早地关了门。现在,义乌商品城电车销售市场出售的大部分电动车属于超标车,随着市区对电动车整治力度的加大,很难再卖出去。现在只是个开始,下个月,关门的经销商会越来越多。”
   孙浩的判断,在菏泽不少电动车销售商那里得到验证。三大电动车销售市场的多名经销商正考虑转行,还有不少已经转了行。
  
  三四轮电动车交通事故频发,多数市民支持专项整治
   据统计,2017年,全市共发生涉及四轮电动车的交通事故4088起,造成116人死亡;涉及三轮电动车的交通事故3100起,造成220人死亡。2018年以来,全市共发生涉及四轮电动车的交通事故2365起,造成65人死亡;涉及三轮电动车的交通事故1620起,造成132人死亡。全市涉及电动车的交通事故占全部事故的48%以上,市区几乎达70%,是交通事故最高发车型。同时,电动车无法办理保险,一旦遇到伤亡事故,驾驶人无力承担事故赔偿等相关费用,受害人权益得不到保障。另外,在上学、放学高峰期,由于电动车随意停放,经常造成交通拥堵。
   家住港湾新城小区的孙健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说:“根据菏泽的现状,我个人认为,电动车违反交通规,应该重罚骑乘者。治理电动车必须从源头上解决,可以按照使用年限分批报废,并且严格监管经销商销售,循序渐进地完成这项工作。”
   “电动车虽然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便利,但也存在很多不安全因素,除了有些电动车质量不达标外,一些行人闯红灯、超速行驶、随意调头行驶,很容易引发事故,治理电动车是为了保障大家的生命安全,总之利大于弊。”家住睿鹰嘉园小区的陈丽说。
   家住四季花城小区的市民孙凯表示,菏泽治理电动车是大多数市民的心声和愿望,治理方案分阶段实施很人性化。“政府治理电动车的政策会让一部分人的利益受损,但是,我认为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和交通出行安全更重要,希望大家都能理解并支持这个决策。”孙凯建议。
   “我绝对支持政府的决策,家长接送孩子麻烦点作难点可以,如果真等到发生事故伤心流泪就晚了。一次事故会导致一生的痛,孩子都是家长的心头肉,老人接孩子本身交通意识就差,驾驶三轮、四轮电动车一拉好几个孩子,出了事故真是不敢想象,真有个三长两短,有时候可能一个家庭都支离破碎了。长痛不如短痛,现在的治理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和以后的出行更方便。”市民常伟说。